耽美小說->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章節列表 >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_ D22受傷的祁沐凌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  D22受傷的祁沐凌

    D22受傷的祁沐凌

    認為祁沐凌已經離開的邵楓,閉眼流著眼淚睡了下來。直到半夜凌晨的3點多的時候,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祁沐凌為什么要離開她,就隨手抓起手機,找到了覃瀚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覃瀚宇聽到手機響了,揉了揉睡眼,接過手機:“喂,誰啊,大半夜的不睡覺裝鬼嚇人啊?”

    邵楓閉著眼睛對覃瀚宇命令道:“小瀚,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晚上7點的給我找到祁沐凌,反正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你神經啊,大半夜的……”覃瀚宇話給沒說完邵楓就掛了,覃瀚宇只好起身幫忙找祁沐凌。戴上眼鏡,打開電腦監控器與分布在全國各地乃至各國的偵探們散出消息,叫他們幫忙。這些偵探們可苦了,誰叫他是老板的兒子,未來的老板呢?

    祁沐凌在晚上八點多的時候來到了上海E市,見天色有點晚,不好意思打擾她老爸就只好去住A級酒店了。在酒店的房間里她怎么開機也開不了,因為手機沒電了,心里想著:“明天要去買萬能充才行。”然后開始擔心起邵楓來了。當她想到于笡思拿著邵楓的手機的時候,她的心就心痛般的揪了起來。

    “邵楓,我…愛…你,即使知道你…不愛我。”祁沐凌躺在床上閉眼淚流。

    “老板,祁小姐已經來上海了,要不要現在……”一名祁巖汕派去追蹤祁沐凌的小弟說道。

    祁巖汕抽著一根煙說道:“現在不要去打擾她,讓她好好休息先。”說完后看出窗外的星空,悲傷一涌而下,我的女兒啊,是爸爸不好,沒有看好你,都怪爸爸。

    上海E市的早上,人們很早就起來工作逛街了,而祁沐凌也早早的起身了,換上一件潔白的裙子,打扮的很漂亮。渴望著見十幾年來拋棄了她的爸爸。

    祁沐凌出到輝煌的酒店餐廳中心,就有一位保鏢走了上前,認出了捏在手中的照片的祁沐凌。他對祁沐凌笑笑說道:“請問你是祁沐凌小姐嗎?”

    祁沐凌對著她笑笑說道:“你怎么會認識我啊?”

    保鏢拿出照片指了指照片中的祁沐凌說道:“祁老板給我的。”

    祁沐凌心里很激動的對自己說道:“原來爸爸沒有忘記我,他沒有忘記我…”然后很開心的對保票說道:“他來叫你接我的?”

    “恩。”保鏢知道那個“他”是指誰就點了一下頭,畢竟有這樣的老爸,換做是他他也不愿意叫。然后指了指酒店門外的車說道:“祁小姐,車在外面,老板叫我載你過去。”

    祁沐凌笑了笑就走了出去,又有一位保鏢幫她開門,讓她上車。保鏢見她上車了也跟著上車把車開走了。一路上祁沐凌有點怕怕的感覺,準備了那么久,等到這天來臨了,心里卻有一些害怕和恐懼了。

    車開了半個小時后,停在了醫院門口。祁沐凌感到奇怪問保鏢說道:“你們帶我來醫院做什么?”

    保鏢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只是伸出手請祁沐凌進去。祁沐凌心想:“不會是爸爸……”于是她就在保鏢的帶領下急忙的進入醫院去找她的老爸。

    當看到走急救室的廊上那個正在抽著煙心急如焚的陌生而又熟悉的臉,十幾年沒見的老爸和照片上一樣沒太多變化。可是看到她身旁站著一個婦女一臉皺眉的樣子,心中泛起了一絲憤恨。

    祁沐凌看見那男人轉眸看見了她,立即走到了她的面前。這就是他十幾年沒見面的親生女兒,卻不知道會如此的美麗與迷人。

    他站在祁沐凌的眼前連名字都沒叫,也沒有敘舊,更沒有問一些關心她十幾年來過得怎么樣的話。指著急救室對她說道:“請你獻出1400g的稀有的RH型血來救我的女兒,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這一句話讓剛充滿渴望的祁沐凌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碎了。

    祁沐凌以為她的爸爸會找她,是因為想起她了,叫她回來是想跟她一家團圓。祁巖汕的話讓祁沐凌對他徹徹底底的失望。1400g這是一個什么概念?意味著祁沐凌如果獻了自己就會有生命危險。

    祁沐凌自嘲著自己,守住流了十幾年的眼淚對祁巖汕淡道:“我要是不獻呢?”

    “你沒有選擇,你必須得獻。況且她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祁巖汕冷語的大聲對祁沐凌說道。

    祁沐凌痛心的皺著眉鎖之間問道:“我也是你的女兒,難道就是要我的命也要救她嗎?”祁沐凌即使再堅強,但聽到自己的親生父親這樣逼她,她也是會很脆弱的。

    “沒錯。”祁巖汕快速的答道,一字一字都讓祁沐凌的大腦神經亂竄疼痛。

    祁沐凌也對祁巖汕冷言的答道:“那好,我就不獻了。反正你說過我永遠不再是你女兒了。”

    那位婦人冷著臉走了過來淡然說道:“你沒有選擇,你天生就是為我女兒做鋪墊的。”這就是祁沐凌的后媽李珍珍,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是嗎?那你天生就是來接我媽媽的班的,可惜加多了一個頭銜。”這個頭銜祁沐凌就不多說出來了。大家心里明白就好了。

    “呵,反正今天你也走不出這里。”李珍珍淡然一笑的對祁沐凌說道,但臉上的憂慮還是沒有減。

    這是一個護士急步似的跑了出來說道:“病人家屬,病人由于流血過多快不行了,你們找到獻血者了沒有?”

    聽見護士來催,祁巖汕瞪著祁沐凌說道:“要不是我也出車禍流血過多,我才不會用得到你,保鏢上。”祁巖汕話閉之后,祁沐凌被打暈落倒在地。

    在輸血室里邊空氣有點冷和沉悶,一位醫生拿著抽血的儀器來到輸血室里準備抽祁沐凌的血。可是他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祁沐凌在心里說道:“這個人不是全國各處醫院都要保護的重點對象祁沐凌,邵董事長的夫人嗎?”由于上次在E市的時候祁沐凌被人打了一拳,邵楓就急得個瘋,所以醫生們決定通知各大醫院,并發了照片傳到每家醫院處。然后在祁沐凌的手上看了看,有“鉆戒之侶”,更加的確定躺在病床上的人就是——邵董事長夫人。

    醫生好心的提醒說道:“祁先生,這位是邵楓董事長的夫人,我勸你還是不要動她的好,否則邵楓董事長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祁巖汕蠻橫的對醫生說道:“關你屁事,馬上抽血,我管她是燒瘋還是裝瘋,馬上給我抽。”

    醫生指了指祁沐凌右手無名指上的“鉆戒之侶”,對祁巖汕說道:“祁先生,她真的是邵董事長夫人。”

    祁巖汕看著祁沐凌右手無名指上的“鉆戒之侶”,覺得好漂亮,心里想道:“我要留著給我女兒出嫁。”于是他就把祁沐凌的“鉆戒之侶”摘了下來好好保存著。對保鏢說道:“你們知道該怎么做了嗎?”

    保鏢們點點頭之后,祁巖汕走了出去。醫生在被迫之下只好冒著冷汗的來抽祁沐凌的血。就這樣祁沐凌的血被抽血機一抽再抽,祁沐凌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了,臉上的冷汗冒得越來越多了,連醫生看了都于心不忍的流下眼淚。

    半個小時之后,在祁沐凌的身上抽取了的1400gRH血型的血抽好了。祁沐凌的眼感到眼花繚亂的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只是感到到處都是朦朧。

    這時一個男人走了進來了把支票扔在了病床旁邊對祁沐凌說道:“這是五百萬的支票,你想什么時候兌現都可以。”

    祁沐凌迷糊的看著那個傷害了她十幾年的父親遠離的身影,仿佛看到了當初媽媽離家出走時那無情的背影。祁沐凌的傷害誰會懂?區區的五百萬祁巖汕就想把祁沐凌搞定嗎?祁沐凌閉上了雙眼,那眼淚終于還是落了下來。

    安斌凱在酒吧內正在無心晃搖著酒杯里的酒,穿過酒杯上的透明玻璃看到了急切的覃瀚宇。就站起來對他揮揮手。

    覃瀚宇意識的走了過來問道:“有沒有看到邵楓?”

    安斌凱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那慘了,昨晚她叫我查祁沐凌的消息,我查到了祁沐凌被她老爸叫回上海E市是為了讓祁沐凌給她同父異母的妹妹輸入1400g的血,她生命很可能會有危險。”覃瀚宇著急的說道。

    安斌凱被嚇得酒杯掉地說道:“她現在在上海的那個醫院?”

    “UO市級大醫院。”覃瀚宇著急說道:“有沒有看見邵楓?”

    “沒有。”安斌凱說完之后就跑了出去,搭上私人飛機直沖上海E市。

    邵楓冰冷的臉又恢復到了幾個月前,她剛出門想去找覃瀚宇,可是手機突然響了:“喂。”

    “請問你是邵楓嗎?”對方問道。

    邵楓“恩”了一聲說道:“你是誰啊?”

    “哦,我是于笡思小姐的保鏢,由于我們小姐現在病發作了她想見你,所以請你過A級醫院一趟可以嗎?”保鏢很恭敬的對她說道。

    邵楓以為于笡思快要死了,而且還和她玩了幾天的朋友就對電話那頭說道:“好。”然后就掛了。邵楓把車開到A級醫院之后,保鏢帶她到病房里去,看到躺在病床上躺著的于笡思,臉色發白了許多。

    于笡思笑了笑對邵楓說道:“嗨,邵楓,我還以為你不回來呢。”

    “怎么可能呢?好朋友生病我當然要來看看啦。”邵楓努力的在臉上擠出笑容。

    這時候邵楓的助理打來電話,想跟她匯報情況。于笡思虛弱的請求說道:“邵楓,可不可以不要外界干擾在這里陪我一天,我明天就要做手術了…”說著話閉低下了頭去。

    邵楓看著垂頭喪氣的于笡思舍不得的關上了手機,說道:“嗨,于笡思,我們在病房里玩什么呢?”邵楓努力的再為一個病人一個朋友擠出微笑,努力的讓她恢復斗志與信心。

    于笡思聽到了手機關機的聲音臉上浮起了一絲蒼白的笑意,對邵楓說道:“如果手術成功的話…你可不可以送我一個生日禮物啊?”

    “啊?什么時候?”邵楓問道。

    于笡思像小孩一樣的對邵楓微笑說道:“就是一個星期之后。可不可以?”然后抓著邵楓的一直搖拽的。

    邵楓淡然一笑的對于笡思說道:“等一個星期之后再說吧。”

    “啊?你怎么可以這樣呢?”于笡思嘟著嘴說道。

    邵楓撫了撫于笡思的頭發說道:“所以啊,等你手術之后再說吧,否則我豈不是要浪費錢?”

    “……”于笡思無語,也看的出邵楓現在有一種無奈透露在臉上,她不想放開邵楓,只好裝作不知道唄。

    下午的時候,安斌凱從A市趕到了上海的E市,叫司機加速的開往UO市級大醫院,快一秒就給你一百這種,使得安斌凱十幾分鐘就到了。

    安斌凱跑到前臺查著祁沐凌的病房在那里,護士知道祁沐凌這個可憐的女生在哪間病房,就帶著安斌凱上去了。安斌凱打開門的一瞬間,整個人都石化了。前一天還好好的臉,還好好的身體今天卻一點氣色都沒有,臉上根本沒有一點血色,嘴唇的蒼白。感覺祁沐凌就是一個尸體一樣的躺在病床上。

    安斌凱轉身拿出一張卡對護士說道:“你給我去買所有補血的東西,還有去一些大酒店買一些補身體的菜湯,有多少你就買多少,叫他們送過來。”

    護士接過卡,對著帥哥點了點頭。

    安斌凱一步一步的接近她的老師,坐了下來。祁沐凌聽到了一些聲音,就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安斌凱有些驚訝,由于抽血過多的緣故,用沙啞的嗓子說道:“你…怎么來了?”

    “老師,是誰那么過分把你弄成這樣?”安斌凱眼眶泛紅的對祁沐凌說道。明明知道是她老爸搞的鬼還要問,這不是提祁沐凌的傷心處嗎?

    祁沐凌再次閉上了雙眼不愿說話,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了。

    這是抽祁沐凌血的醫生走了進來把安斌凱拉到了病房外,怯怯的對他說道:“那個…你是她什么人啊?”

    “我是她學生。”安斌凱對醫生說道。

    “她是老師?難道我認錯人了?”醫生自語的聲音被安斌凱聽到了。

    安斌凱嚴肅的冷著臉說道:“什么認錯人了?”

    醫生憋在心里難受就直言的對安斌凱說道:“我以為她是邵董事長夫人的嘛…我心里還挺擔心要是邵董事長知道了這家醫院就被拆了,看來現在不用擔心了。”

    安斌凱撇了撇醫生冷語道:“她就是你們邵楓董事長的老婆。”安斌凱心里還挺佩服邵楓的,到哪都有她家的股份。

    醫生被嚇得癱倒在地:“啊?不會吧?邵董事長夫人是老師?”

    “沒錯,怎么著,你等著你們邵董事長派來人拆這里吧。”安斌凱說完之后想了想又說道:“是誰親自抽她的血的?”

    醫生很久才擠出一個字:“我!”話音之間有很大的顫抖聲。

    安斌凱真的氣紅了眼,非常生氣非常的憤怒的踹了幾腳醫生說道:“1400g,你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嗎?正常人獻血都不超過800g,何況是1400g?別說你們家邵楓董事長會要拆你們,我都想要拆你們。”

    醫生一直低頭說:“對不起真對不起。是我們失職了,可是祁先生叫保鏢拿著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是被逼無奈啊。”醫生正在為自己的犯錯行為辯釋。

    安斌凱再踹了一腳就小心的打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看著祁沐凌不知是入睡還是閉眼的樣子,在心里說道:“老師,我越是不想看到你受傷害,你就是越被人傷害。要是邵楓知道了會怎么樣做呢?會幫你出氣,還是把你撇在一邊呢?”

    過了半個小時之后,護士去大酒店里買了好多補血的湯,那服務員一一的端進病房來。每個人都很小心的不發出聲音。服務員走后,安斌凱便小心翼翼的把湯盛好在碗里,慢慢的端到祁沐凌的旁邊坐上,放到床頭旁的柜子上。

    安斌凱輕輕地叫道:“老師,起來吃點東西啦。”

    祁沐凌聽到了安斌凱叫她就睜開了眼睛問道:“什么事?”

    不等祁沐凌同意,安斌凱就把祁沐凌扶著坐了起來說道:“喝湯,補血湯。”

    祁沐凌沉著蒼白的臉說道:“我不想喝。”

    “老師,聽話。等你好了之后,我一定給你出氣,把那個傷害你的人就出來痛打一頓。再叫人痛踢幾腳。”安斌凱越說越痛快,真想一腳把那個人給踹死。

    祁沐凌淡言阻止道:“不用了,就當我沒這個爸好了,反正她也不想認我。”

    突然間安斌凱看到了壓在枕頭旁的五百萬,便用手拿過來看看了:“祁巖汕?五百萬?”

    祁沐凌淡然從容的對安斌凱說道:“放下吧,這五百萬誰愛要就誰要。”然后拿過柜子上的湯喝了幾口,又說道:“請你……請你不要告訴邵楓。”

    “為什么?”安斌凱說道:“她現在叫覃瀚宇正在找你,可惜找到了你卻聯系不到她。”

    祁沐凌沉思了一下咳了幾聲說道:“我…我不想…讓她擔心。”邵楓會擔心嗎?祁沐凌也不清楚。只是覺得應該不會吧。

    安斌凱知道祁沐凌的用意,便拿出手機,打了覃瀚宇的號碼,等待對方接電話。

    “喂,小凱,祁沐凌沒事吧?”覃瀚宇問道。

    安斌凱眨了眨眼看著祁沐凌,祁沐凌示意安斌凱讓她對覃瀚說話。安斌凱瞥眼把手機遞給了祁沐凌。

    祁沐凌無力的對覃瀚宇說道:“覃瀚宇嗎?我是祁沐凌,我很好,請你幫我跟邵楓……說一聲,我很好,我現在在上海見我…見我爸,……過幾天我就回去。”

    祁沐凌的聲音讓覃瀚宇覺得好像祁沐凌就要死了的感覺,心里有點擔心問道:“真的沒事?”

    “……恩,沒事。”祁沐凌對覃瀚宇說道,那個聲音確實是好像給人一種快要死的感覺。

    覃瀚宇思考著說道:“哦,好吧。”然后就把電話給掛了。

    邵楓借著去買東西吃的名義,上車的一剎那,他連忙打開手機,發現覃瀚宇打了好多個電話給她,便急忙的撥了回去。

    覃瀚宇剛掛電話,邵楓就打電話來了:“喂,邵楓。”

    “小瀚,怎么樣了。”邵楓急切的問道。

    覃瀚宇想了想,對邵楓說道:“祁沐凌在上海,她爸叫她回去了,她過幾天就會回來的。”本身還想說些什么的,卻難以開口。

    邵楓這才放下心了,單手握著方向盤往身后椅子一躺笑了起來,在心里說道:“祁沐凌沒有離開我,她沒有離開我……”然后開車去買東西了。

    好想好想讓你知道

    你對我多重要好想讓你知道

    愛情的美妙給你所有的好

    看你孩子般的撒嬌

    有一種幸福的味道

    接下來的這幾天,安斌凱陪著祁沐凌在UO市級大醫院療養,因為安斌凱買的都是名貴的補藥,所以祁沐凌還是有點恢復的,但是血液都是要很慢很慢的培養的。

    而邵楓則是陪于笡思在A級醫院療養,于笡思的第一次手術非常成功,所以要在醫院里療養一段時間后才能出院。但是邵楓保證她無時無刻的都在想著祁沐凌什么時候回來,就對沒有貪心的把于笡思給強吻或吃了。而是把她當好朋友一樣對待。

    三天后,祁沐凌因為太想邵楓了,就急著要安斌凱幫她辦出院手續,無論安斌凱怎么勸祁沐凌就是讓他辦出院手續。安斌凱也拿她沒辦法只有應著她了。

    護士在收拾房間的時候發現了五百萬,還算有點誠實把錢給充公了。

    回到A市后下了飛機,祁沐凌一直嘔吐不止,這樣的身體就算補一年也補不會來。祁沐凌被安斌凱扶著回到家的時候有點晚了。

    “安斌凱,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進去的。”祁沐凌虛弱的對安斌凱說道,她不想讓邵楓看到安斌凱扶著自己的樣子,她不想讓邵楓知道她現在生著病。

    安斌凱扶著祁沐凌顫抖的身子說道:“老師,還是我扶你進去吧。”

    祁沐凌笑了笑對安斌凱說道:“不用了。”然后輕輕的推開安斌凱的手,接過行李對安斌凱說道:“安斌凱謝謝你這幾天照顧老師。”然后就走了進去了。

    安斌凱站在原地,看著祁沐凌進別墅的背影,輕語道:“老師,我很愿意照顧你的。”知道不見祁沐凌的身影他才開車離開這里。

    祁沐凌輕輕的打開門,看見邵楓坐在客廳上打游戲機,好想知道她有沒有想她。在身體虛弱的時候好像窩在她的懷里躺下睡覺。

    邵楓感覺到有一個人走了進來,就關上了I7,抬頭一看就是祁沐凌,是她希望的見到的祁沐凌。此刻就在她眼前,她想聽她解釋,為什么不給她打電話,為什么手機要關機,為什么……為什么不說一聲就走了。

    祁沐凌慢慢的靠近邵楓,手上拖著的行李掉在了地上。祁沐凌蹲了下了,摟住了邵楓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讓你誤會我要找理由想要離開你,所以我才不想告訴你的。對不起……”在邵楓的面前,祁沐凌永遠是一個小孩。

    邵楓把祁沐凌摁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壓著她。感受到了祁沐凌的身體很冰冷,不停地在顫抖。燈光照耀下,仔細的端詳著她,發現她的臉沒有一點血色,蒼白憔悴,虛弱的感覺直撞入人的心底。

    “你怎么了?”邵楓柔情的撫著祁沐凌的臉問道。

    祁沐凌把頭扭到一邊,視線不敢與邵楓對視,輕輕的答道:“我…太想你了。所以這幾天都…睡不好,吃不好……”

    “真的嗎?”邵楓把她的頭扶正,讓祁沐凌的眼線與自己的眼線對視。此刻邵楓的心里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祁沐凌輕輕地“恩”了一聲,用力的起身窩在邵楓的懷中,對她說道:“老公,抱緊我好嗎?我好害怕。”邵楓聽后把祁沐凌抱的很緊很緊,然后對她說道:“不要害怕,有我在誰也不敢欺負你。”可是有你在她就是被欺負了。

    祁沐凌忍不住眼淚,咬著拇指。忍著不讓自己流淚發出聲音然后慢慢嘆了一口氣說道:“老公,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我…我也是。”邵楓笑了笑對祁沐凌說道。

    祁沐凌聽到邵楓又在想她心里很開心很開心。笑著窩在邵楓的懷里睡著了。

    邵楓,為什么我就是說不出我愛你的話呢?祁沐凌一邊睡一邊在心里對邵楓說道。

    邵楓見祁沐凌睡著了就小心慢慢的把她抱回房間里把她放在床上,幫她蓋好被子。自己也鉆了進去抱著祁沐凌睡覺,這一夜她們倆個都沒有失眠。也許一個已經習慣抱著她睡,另一個已經習慣被她抱著睡了吧!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红鹰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