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章節列表 >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_ D44邵楓失憶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  D44邵楓失憶

    D44邵楓失憶

    那枚戒指哐當的掉在地上,驚嚇從每一個人的心底發了出來。看著那雙手停在了地上,心弦的那根莖就像斷了一樣,呼吸變得急促,甚至停住了呼吸,都慌忙的震著手撥打“120”。當時,那個腦子就是空白的。

    在醫院的走廊上,每個人的心都不能安穩的靜下來,每個人都擺著不同的pose,卻代表著同一種擔心與焦慮,還有心中的疼痛。祁沐凌挨在手術室的門外的一個角落里。身體的顫抖需要一個溫度,一個被愛被擁抱的溫度,一個被邵楓擁抱著緊緊的溫度。

    醫生和護士在里面換了幾輪,鎮定而沉穩的在幫房里做手術,祁沐凌不得不承認她心中的恐懼還有害怕。除了保佑就是祈禱了。

    終于經過一天一夜的奮斗,手術終于安全的撤離下來了。聽到邵楓沒事的時候,祁沐凌的欣喜超越了自我,那個激動地眼淚一直在流。

    醫生雷坤的走出來講道:“誰是家屬啊?”

    “我!”祁沐凌立即站起來回應道,“醫生,我是。”

    這個醫生看了一眼祁沐凌之后,悲觀的沉著個臉對她講道:“我們很努力的搶救邵董事長了,但是她腦后有一塊淤血清除不掉,可能會出現選擇性失憶,或者是永久性失憶,也有可能是成了植物人。”

    祁沐凌聽了醫生的話之后,心里就像被雷電劈了一樣。痛苦,難受,無奈。決定了這次抓住了就不會再放開了。

    而后的幾個星期,邵楓還沒有醒,祁沐凌一直呆在她的身邊,陪她聊天,讓她不感到寂寞。

    “老公,你還在夢游到什么時候?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祁沐凌握著邵楓的手,把她的手放到了臉邊,讓她感受自己的溫度。

    “老公,你醒來啊。”祁沐凌再次喚道。這個星期不知叫了多少次,可是邵楓還是無動于衷一樣的躺在病床上,等點滴滴盡,她也沒有,沒有醒過來。

    祁沐凌忍不住的把自己的臉今天這祁沐凌的胸膛,流著淚講道:“老公,你什么時候可以起來?”

    邵楓正在鬼門關繞了一周,在地府那里寫了句:“邵楓到此一游!”就飛回來了。她意識之間疼痛的動了動手,祁沐凌感覺我在自己手中的手有了活動,就慌忙的叫醫生。

    邵楓痛苦的露出了難受的表情,撐著雙手,站了起來。看著淚奔的祁沐凌一直抱著她。有點奇怪的問道:“大姐,你誰啊?”

    祁沐凌沒想到的是,邵楓還是忘記了她。以為邵楓一定不會忘記自己的,可是最后的最后還是忘記了。醫生走了進來幫邵楓檢查身體。

    安斌凱拿著果籃子走了進來,看見已醒的邵楓心里很激動,都可以流淚了:“小楓,你怎么現在…才醒?”鼻子酸酸的好想哭啊。

    “小凱,你哭什么?哎呦…”邵楓一動腦子就覺得很疼:“怎么會這么疼的?”

    “醫生,這就是選擇性失憶嗎?”祁沐凌咬著唇看著邵楓。

    “應該是吧。”醫生確定邵楓沒有什么事講道:“那我們先出去了。”

    祁沐凌牽著邵楓的手問道:“老公,你怎么可以忘記我?為什么會不記得我?”

    邵楓抽回手很生氣的講道:“大姐,別亂叫我行不行?你是不是叫錯人了?”

    “小楓,你真的忘記老師了嗎?”安斌凱皺眉擔心的問道。

    “什么老師?我都沒見過她。”邵楓扶著頭有點疼。

    “那你還記得小宇,西奇…他們嗎?”安斌凱試探的問道。

    “當然記得了,…小凱,你有問題吧。”邵楓感覺有點累累的講道。安斌凱鄙視的看著扶頭的邵楓,從眼神里流露出:現在好像是你有問題吧。

    祁沐凌皺緊了眉間,把頭埋到了白色的被子里面哭了出來:“為什么,就記不得我?”

    “哎,你不哭行不行。”失憶后的邵楓看見祁沐凌哭,自己的心就很亂,就想揍人。

    “小楓,她是你老婆,你不記得了嗎?”安斌凱提醒道,希望邵楓會有一點的記憶,然后想起祁沐凌來。

    “你他媽的神經啊。”邵楓罵道:“我什么時候結婚了?”

    祁沐凌越想握緊邵楓的手,邵楓就把她的手推得遠遠的,果然是年齡差距觀念強。

    “大姐,我承認你很漂亮,但是你不可以這樣犯賤的好不好?”邵楓有點生氣的講道。

    “我不是,你為什么不記得我?”祁沐凌很委屈的講道。這么多個難關走過來了,而她卻失憶了。接下來該怎么辦,是放棄還是選擇?為什么每一次在醫院里上演的都是悲喜劇呢?祁沐凌無奈的想道。

    覃瀚宇拿著一束康乃馨走了進來,和安斌凱一樣看見邵楓醒了之后就是激動啊。

    “小楓,你終于醒了。”覃瀚宇把花塞到了邵楓的懷中。

    邵楓看著祁沐凌問道:“小宇,她說她是我老婆,什么時候的事啊?我怎么會不知道?”

    “你……”覃瀚宇長大了嘴巴:“你…不記得了?”有點驚訝。

    “祁沐凌可是你最疼最愛的老婆哦。”覃瀚宇講道,表情有點不敢相信,原來這就是失憶啊。

    “……”邵楓鄙視的看了一眼安斌凱講道:“連你也這么說。我怎么一點記憶都沒有。”邵楓努力的回憶著,可是越回憶腦子就很疼,就在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祁沐凌見她這么難受就連忙關心的講道:“老公,不要再想了,這樣頭會更痛的。”

    邵楓恍恍惚惚的站了起來,拔掉了針頭,扶著包著白布的腦袋,一步步艱難的走了起來。

    “你去哪里啊?”祁沐凌咬了咬唇問道。

    “不管你的事。以后不要叫我老公。我有年齡差距的這種觀念,你懂嗎?。”邵楓講完之后不顧他人的感受就走出了病房。

    “老師……”安斌凱面對邵楓的一次次傷害祁沐凌,自己也沒轍了。

    “沐凌,再給她一次機會好嗎?她現在是失憶狀態。說的話都不算數。”覃瀚宇直接的講道,抱著雙手很鄙視的眼神。當然,他是在鄙視邵楓。

    安斌凱點了點頭,希望祁沐凌給邵楓一次公平的機會。

    祁沐凌淡然一笑的講道:“沒事,我愿意等到她的記憶回來為止。”然后跑出去跟上了邵楓,遠遠地跟在她的后面。

    安斌凱和覃瀚宇嘆息,為什么老天要這么的抓弄人啊?

    邵楓首先在家里呆了幾天,祁沐凌也跟著踏進了那個她受傷之后再也沒回過的家,還哪有那個的不變,只是多了好多做菜和做湯的書。而且里面的每一樣她都吃過,躺在醫院的時候吃的,感覺很好。

    “哎,你怎么會有我家的門卡?”邵楓站在她身后扶著腦袋問道。

    “哦,我…我老公給的。”祁沐凌嬉笑了幾下,像個調皮的小孩子。

    “不會是我給的吧?”邵楓有點疑惑的問道,她在心里想道:“老公老公的叫,你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恩,這么大的問題,你應該好好想想。”祁沐凌微笑著講道:“我去做飯吃了。”

    看著祁沐凌進了廚房之后,邵楓感覺這一切都好溫馨,都好溫暖啊。

    在吃飯的時候,看著邵楓有點虛弱的身體,祁沐凌問道:“你…你身體沒事吧?有事的話記得有說啊!”

    “…”邵楓沉默了一下:“哦”的一聲,就放下了碗筷,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她反反復復的努力回憶。手機的鈴聲就響了。

    她劃了一下手機:“喂。”習慣性的一個字。

    “嗨,小楓楓,還記得我是誰嗎?”Lillian問道,看看邵楓記不記得她。

    “Lillian,干嘛?”邵楓有點不耐煩的問道。

    “沒事沒事,身體好了沒有?”Lillian關心的問道。

    “我很好…還有事嗎?”邵楓打完后問道。

    “沒,對了,問一下你,你記得你老婆祁沐凌嗎?”

    “怎么連你也這么說?”邵楓疑惑的問道。

    “哦…沒事沒事,今晚出來玩不?”Lillian問道。

    “好啊,我都在家快憋死了。”邵楓笑了一下答應道。

    “好,老地方。你懂得…那拜拜了。”

    Lillian掛上了手機之后,在一旁的人都不敢相信的問她,這是不是真的。這就是真的,邵楓失憶了。

    “她們的愛情路真的很曲折。好可憐啊!”某女發出心中苦澀的感嘆。

    邵楓掛了手機之后,看到了她強吻祁沐凌的照片,大腦神經就刺痛她的全身,感覺很麻很痛。她躺了下來抱緊腦袋,讓疼痛不再那么劇烈,讓她感覺更奇怪的是,心好痛啊!

    今晚,在更狂酒吧里面,因為有他們所以變得更瘋更狂,變得更熱鬧。歌舞都是超high的美國歌曲,熱女跳著鋼管舞。女生男生在下面聽著搖滾的歌生,下面瘋跳了起來。

    “小楓,今晚怎么那么遲啊?”安斌凱大聲的問道。

    邵楓指了指后腦手說道:“你他媽的這里很痛,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Lillian和祁沐凌手牽手一起進了瘋狂就把,邵楓剛和下肚的飲料看見祁沐凌之后就噴了出來,低語道:“我的好友單上沒這個人啊?”

    祁沐凌對邵楓笑笑,主動地做到了她的旁邊:“有好玩的也不叫上我啊?”

    “…”邵楓一時感覺說不出來,只是淡淡的笑笑,繼續喝飲料。

    覃瀚宇建議道:“我們來猜拳好不好?輸了那個也罰酒的哦。”邵楓也很想參加可是由于身體原因,不能參加。只好作罷,在一旁喝飲料看著他們玩。

    每一次猜拳都是祁沐凌輸,一點疼人的心都沒有。祁沐凌一喝就是大大的一杯,還好是啤酒不容易醉。

    “沐凌,來來來,又是你輸了,繼續喝繼續喝。”Lillian把酒遞給了祁沐凌講道。

    邵楓忍著頭腦的疼痛,搶過酒杯講道:“我替她喝,可不可以?”沒等Lillian他們回答,邵楓酒一飲下肚,喝完之后真的很難受。邵楓的腦子越來越疼了。

    “小楓,是不是你想到些什么了?”儀容雨逼問道。

    “對啊對啊,有沒有想起些什么?”Lillian問道。果不其然的一對“好夫婦”!!

    邵楓感到無語,還是去吧臺泡妹妹吧。祁沐凌顯然是有點失落。

    “沐凌,不要放棄,我們還有時間,放心吧,時間可以驗證一切。”Lillian握緊了祁沐凌的手,對她講道。

    祁沐凌看著在吧臺泡美眉的邵楓沉重的點了一下頭。

    “美女,你好啊!”邵楓的泡妞技術,這是她第一次泡妞。雖然看起來是很熟練的那種。

    “嗨,你好帥哥。”美妞眨了眨嬌媚的眼睛,聲音有點溫柔過頭了。讓邵楓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sorry,我是女生。而且我還是哦~”邵楓的一眨眼,瞬間把這個美眉給融化了。

    美眉主動的靠近邵楓,撫摸她的脖子,在她耳邊輕語:“要不要跟我來個1.ye.qing啊?”

    “你想要嗎?”邵楓再次對她眨眼,她的臉更紅變得更妖媚了。這是個和邵楓同齡的女生,長得還不錯。

    失去了某些記憶的邵楓無界線的把美妞拉出了就把,真想去找酒店開房啊?祁沐凌見邵楓拉著個女生出去了,自己也跟著跑了出去。

    祁沐凌在她們的身后大喊道:“老公,你要去哪里?”

    邵楓聽到祁沐凌這么叫她,心中有了一股暖意,但是又有一種來自自身的抗拒力量,和美妞一同轉了過身來:“美女,都叫你不要這樣叫我了。你怎么可能是我老婆呢?”

    “可是,你答應過我的呀。”祁沐凌愣愣的站在原地,咬著嘴唇。鼻子酸酸的。

    美妞講道:“小姐,你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臉的黏人呢?人家都不承認你了…”美妞誰的話有點過分過頭了。

    “不要說了。”邵楓低聲阻止道。

    “這種粘人的人就得這樣。”

    美妞不知所云的,繼續罵,因為她最討厭的就是第三者了,自以為是的第三者。事實恰好相反,她是第三者,祁沐凌是名正言順的。

    這位美妞又繼續講道:“就你這樣也配這么叫她嗎?”

    “她真的是我老公啊。”祁沐凌鼓著嘴巴講道。

    就祁沐凌這態度,讓這位美眉看了不爽的扇了一巴掌過去。祁沐凌閃閉上了眼睛,做好被打的準備。邵楓快速的抓住那只手,把那個美眉給推開來對她講道:“我都叫你不要傷害她了,你就是不聽,你他媽逼得,不知道自己長得很難看,還帶假睫毛,在街上亂抓一個都比你好一千倍。”邵楓覺得很奇怪的是看到這女生她就很想很想的保護她,不想讓她受到什么傷害,有一種誰敢傷害她就跟誰拼命的感覺。

    女生很生氣的跺跺腳,嘟著嘴走了。

    “老公,你想起來了嗎?”祁沐凌欣喜的問道。

    “想起什么?”邵楓疑惑的問道。

    祁沐凌再次失落的沉著個憂郁的臉,這次叫她老公,她竟然不說拒絕的話了。

    “你就在這發愣吧,我先走了。”邵楓對說不出話的祁沐凌講道。話閉完之后,重重的看了一眼祁沐凌,轉身就走了。

    安斌凱他們在草叢中正好看到了之一畫面,這樣下去,邵楓什么時候會恢復記憶?他們決定要幫幫邵楓和祁沐凌她們兩個,可不能再委屈沐凌了。

    而祁沐凌也不知要說些什么好,就這樣傻愣愣的看著邵楓遠走的身影,有點茫然了。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红鹰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