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章節列表 >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_ D46再一次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  D46再一次

    D46再一次

    斯格爾的高一期考考試結束了,因為邵楓退學了,所以為沒有去。025班的拉分也提了上去。但這也不全是祁沐凌的功勞,還有校長的功勞、因為祁沐凌這幾個月來斷斷續續的回學校上課,發生了很多讓人感到意外震驚的事。

    高一的生活就這么的帶著悲痛和遺憾結束了,暑假來臨,每一個學生都有自己的打算。就連老師也不例外。那么祁沐凌在這一暑假的打算和目標是否可以實現呢?

    每天面對著失憶中的邵楓,都不知道該怎么和她接話。問她要吃些什么,她只是嚼著根香腸,其他東西根本不屑一顧,要說有話題,就是陪她玩游戲。只有在游戲中,她們才有話題聊,但聊的全是關于游戲。在此祁沐凌可以了解到,和邵楓認識之前,邵楓是個“游戲大王”。

    邵楓不得不佩服祁沐凌可以和她一連通宵那么多夜,可以拜她為“師父”了,但是邵楓這個死要面子的人,會說出口嗎?

    因為兩人在一起沒有找到什么話可以聊,邵楓自己不知怎么的,就是很想接近祁沐凌,想和她說話,想看她笑。就連什么爛借口都可以說了。

    “哎,你可不可以做我游戲師父啊?”邵楓很真誠的看著祁沐凌,祁沐凌坐在沙發上,手中的雜志幾乎震動的可以落地了。祁沐凌有點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是邵楓,心中激動地都想跳起來了。因為邵楓失憶這么長時間以來,第一次主動地跟她說話。

    邵楓見她不答,就連忙說道:“你不要誤會,只是做游戲師父而已。”邵楓有點茫然詫異的看著祁沐凌,看她看自己的自己的眼神,好像想吃了自己一樣。然后邵楓又說道:“俄…你不想做也可以…”還是想說些什么的,就是沒話說了,然后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祁沐凌連忙搖手:“沒…沒有。我很愿意,我很愿意的。”祁沐凌浮現了失去已久真心笑容。

    邵楓帶著笑容激動地抬起頭來:“師父在上,請受徒弟一拜。”邵楓話閉之后,就做了一個很搞笑的拜師動作。

    祁沐凌被她弄笑了一下問道:“你以后可不可以叫老婆呢?”這個稱呼祁沐凌還真是很懷念啊。想起來就會覺得很甜蜜,就讓祁沐凌想到了她們曾經的快樂時光,曾經很幸福的在一起……曾經那些所有的回憶。

    “……”邵楓覺得這么叫有點別扭,而且這么一叫的話她的年齡差距觀念就回流露出來,到時候她有鄙視祁沐凌了,經過大腦思考的邵楓最后決定說:“不如我叫你老師吧!老婆和師父的簡稱,是不是很合適呢?”

    邵楓果然還是那個理論大王,說的話字字都可以讓人打斷心中想要做什么的念頭。既然邵楓都這么說了,祁沐凌只好抿著嘴唇,點了一下頭。老師這個字眼,就好像又回到了開始的時候。

    “老師,我們現在玩可以嗎?”邵楓看著祁沐凌,露出賣萌的表情。

    祁沐凌無奈只好陪著邵楓拿起游戲機繼續玩了,祁沐凌一邊陪邵楓玩一遍在心底里感到心傷。

    “老師,你好厲害啊。”邵楓故意說道,其實這個游戲對于邵楓來說已經輕而易舉的拿下了,是故意放水的。

    祁沐凌無心的看了一眼邵楓,心里有點生氣:“除了游戲,你對我還有別的話說嗎?”

    邵楓一邊玩游戲一邊向祁沐凌微笑,祁沐凌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無力的摁著游戲機。邵楓,你什么時候會恢復記憶呢?祁沐凌沉悶的想道。

    面對這樣一個陌生而熟悉的邵楓,祁沐凌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以前的恩愛,現在又變成了師生關系。而且無法超越曖昧這條界限的游戲師生關系。

    在安斌凱包的豪華套式房間里,朋友們為了幫祁沐凌出謀劃策,可謂發言滔滔不絕,祁沐凌坐在那里靜靜的聆聽著。

    前面設計的幾個計劃都失敗了,自認為自己是天才的安斌凱又想出了一個辦法。雖然他一表人才,家庭富有,曾經愛過人…曾經暗戀的人是祁沐凌,但他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欺”這個道理。現在被覃瀚宇強迫他愛上他。

    “哎,你們先不要吵,聽我說,我有一個主意絕對了可以讓邵楓恢復記憶。”安斌凱自信滿滿的講道,臉上露出了“相信我”的忠肯表情。

    “不會是還想拿棍子打小楓的頭吧?”Lillian輕蔑的看著安斌凱,不懈的講道。語氣中流露出了嘲諷的味道。

    “怎么可能?我安斌凱有這么的低智商嗎?”安斌凱生氣的把心虛的表情給埋沒掉了。因為這辦法他已經實踐過了,事實證明這個辦法是行不通的。

    于是,太過自戀的安斌凱遭到了損友們的鄙視,起了內訌。還好在柏倪龍一聲令下,客廳終于安靜了下來。

    “你們有點團隊精神ok不?就你們這樣,我看你們只能幫倒忙。”柏倪龍冷淡的講道,個個都被柏倪龍給鄙視了。除了在發呆了祁沐凌之外。

    “老柏,我正要說我的辦法,你看看這對‘奸夫y.i.n婦’,老打斷我。”安斌凱非常不服氣的向柏倪龍投訴。

    “…明明就是你引起的,還在那里狡辯!”柏倪龍翹起了二郎腿,點燃了一根煙,無視安斌凱的那雙無辜的眼神。好吧,安斌凱在心里暗罵道:“重色輕友!”仔細想想好像Lillian和儀容雨也是好朋友來的,然后安斌凱重重的看了一眼柏倪龍,心里鄙視道:“重女輕男!”

    祁沐凌坐在紅色的沙發上手里輕輕的握著手機發呆。儀容雨把視線停留在了她的身上,走到她旁邊坐下,帶著的握著祁沐凌的手對她講道:“沐凌,不要怪沙發。她會忘記你,也許就是因為她太愛你了,愛到她不想忘記你,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控制不住自己,暫時忘記你…就是因為這樣的。”儀容雨在心里默默地講道:“小說里都是這么寫的,電視上都是這么演的。”

    雖然不知道儀容雨說的話是真是假,但是祁沐凌聽到儀容雨這么說,心里還是有些觸動的穩定。

    祁沐凌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點了一下頭,看向安斌凱問道:“安斌凱,你剛剛說的那個辦法是什么?”祁沐凌對此不太抱什么希望了。

    安斌凱很高傲的站了起來,做出一副領導的模樣講道:“就是將激法,老師你想想看,小楓最近這幾天總是和你玩游戲,還不顧自己的面子,那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她對你還是有些知覺的。”安斌凱的話還真的可以,都認真的聽著呢。安斌凱停頓了一下繼續講道:“所以我們就用將激法,將封鎖在小楓心底的記憶給激出來。”

    “怎么激?”Lillian問道。

    安斌凱鄙視的看了一眼Lillian,他最討厭的就是有人打斷他講話了,Lillian下意識的捂上了嘴巴。

    “所以老師你就找個人跟你假裝結婚,看看邵楓是什么反應?”安斌凱這主意不錯。

    “讓誰來做新郎官呢?”覃瀚宇撐著下巴問道。

    安斌凱心中早就有人選了,只是要尷尬一點,安斌凱也不好意思說出來,就看想祁沐凌問道:“老師,你可不可以出面啊?”

    “什么?”祁沐凌有點疑惑的問道。

    “請這個人必須你出面。”安斌凱不好意思的講道,然后撓撓后面的頭發,就怕祁沐凌不愿意了。

    估計祁沐凌也能想出那個人來,只是不敢確定:“那個人是……?”

    既然老師問了,那安斌凱只好回答了:“尹恩林!”

    祁沐凌顯然有點緊張的皺緊眉頭,手指在亂觸著手機的四處。安斌凱見祁沐凌有點猶豫就對她講道:“老師,就只有尹恩林了,因為之前邵楓一直把尹恩林當情敵的。”

    “可是……”祁沐凌覺得這對于尹恩林來說實在是太過于殘忍了,不想再傷害他了。

    安斌凱是覺得尹恩林很可憐,值得同情。但是為了邵楓他不會考慮到別人的:“老師,就這一次。好嗎?”

    祁沐凌的心本來就在顫抖了,再加上安斌凱的這一個計劃,所以心里更加的顫抖不安。屋內,所有的目光都極具在她的身上,只等著她的回答。

    有時候人總是自私的,就連神也不可例外。祁沐凌最終還是點了一下沉重的頭。

    尹恩林因為跟祁沐凌分手的關系,所以心里很不開心的跑去酒吧喝酒,有很多的mm來跟他打招呼,可是他就是繼續喝酒,進了酒吧之后,話也沒說多少。

    一位很高雅氣質的女生,和朋友第一次進酒吧,就坐在尹恩林的旁邊。心里有點羞羞的,臉都頓時的紅了起來。她的朋友突然要去上廁所了,只留下她一個人,還真不知道干些什么。就看著尹恩林猛的喝酒。

    “哎,這就不能喝那么多,會傷身體的。”這個女生叫周依。

    “要你管啊?”尹恩林說話的瞬間,酒瓶就被周依給搶去了。

    周依想試一下酒的滋味,誰知道喝了幾口之后,口苦苦的,臉辣辣的紅了起來。她醉倒在尹恩林的懷中,胡言亂語的對尹恩林講道:“帥哥,從我看你第一眼起,我就被你吸引住了,你真的好…好有魅力啊!”一邊想吐一邊醉話。

    尹恩林也有點醉,就扶著周依上了樓上開了間房間。把周依放在床上之后,尹恩林想離開的身體被周依給纏住了。周依撫摸著他的胸口,把手伸進了尹恩林赤裸的身體里面,激起了尹恩林私下的性欲。尹恩林把周依推到了在床上,吻住了她的唇,他們互相解開對方的衣服,接下去的就是愛的行為。

    因為這場愛的游戲,讓他們兩個相愛了,即使不愛也不可以,尹恩林必須對周依負責,如果尹恩林不愿意的話,周依也不會讓他負責的。祁沐凌和尹恩林一切的結束,就在今天的談話之后。

    在高雅的咖啡廳里面,前女友對著前男友,真的是出了尷尬就再也沒有別的了。

    過了許久,祁沐凌終于說話了:“恩林,幫我個忙,可以嗎?”

    尹恩林心里五味雜糧的,有點難受。可是對于祁沐凌他還是疼愛有加的,他發現這種疼愛有加就是哥哥和妹妹之間的關系。

    他微笑地應道:“可以,只要我可以做到。”

    “你…你可以不可以幫我做戲一下。”祁沐凌眼中帶滿了祈求,還有一絲憂傷和尷尬。

    “可以,演什么?我正想看看我演戲的天分呢。”尹恩林盡量的打破這尷尬的場面。尹恩林越是這樣,祁沐凌心里就越是覺得自己對不起他。

    祁沐凌有點哽咽的講道:“做…我一天新郎吧。”

    演這個角色確實是讓尹恩林有點意外,但還是答應了:“恩,可以。”

    周依正巧遇到了他們兩個在餐廳里談事情,聽見了他們的對話有點生氣的講道:“不可以。”

    尹恩林有點驚訝的站了起來:“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尹恩林總之就是不可以,你必須對我負責,所以你只能是我的新郎。”周依生氣的講道。

    祁沐凌有點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解釋道:“不是啊,我只是…”祁沐凌話還沒說完,就被周依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祁沐凌在嘴角舔到了甜甜的血腥,臉上的紅手掌印即刻的浮現了出來。

    “你既然已經放棄他了,那么你就沒有理由來讓他幫你做些什么,因為你沒資格。”周依的話語很重,祁沐凌也覺得自己該打,就淡淡的露出一個笑容。

    “沒錯,我沒資格。”祁沐凌拿起了白色的包包跑出了咖啡餐廳。

    尹恩林看了一眼周依后就追了出去。還好,祁沐凌跑得不快,尹恩林一下子就抓住了祁沐凌的手臂:“沐凌,誰說你沒資格了,我說有就有。”

    尹恩林的聲音還是那么的溫柔,還是那么的好。

    “恩林,是我不對。對不起。”祁沐凌咬著唇,很真誠的對尹恩林道歉講道:“你要好好的珍惜那個女生啊,那是一個你值得愛的人。”祁沐凌說完之后,就帶著尷尬的微笑轉身走了。

    尹恩林愣愣的站在原地,周依聽到祁沐凌會這么對尹恩林說話,還沒有跟尹恩林講他的不是,心里面還是有些會的沉默地下了頭。

    得知尹恩林的不方便之后,安斌凱又想了一招。就是散播謠言了。讓損友們講祁沐凌要結婚的事在損友的口中傳到邵楓的耳里,然后讓祁沐凌暫時搬出去住。

    目前為止也就這一個辦法了,果然效果是明顯的有了。邵楓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子里,有點不習慣的掛念起了祁沐凌來了,為了解除寂寞,她就去酒吧找酒喝了。

    安斌凱他們來了,只是沒有看見祁沐凌的邵楓情緒有點低落。

    “小凱,那個老師呢?”邵楓假裝喝酒試探道。

    安斌凱故意笑笑,不說講道:“不知道哦!”

    “你會不知道嗎?”邵楓有點懷疑的問道。

    覃瀚宇最討厭的就是玩人就講道:“那個老師,過幾天就要跟別人結婚了,所以有點忙,就不陪我們來了。”這才是真正的玩人啊。

    邵楓聽到覃瀚宇這么一說,心就像被針刺了一樣的痛了起來,眉間皺的緊緊的。失落的小聲應了一下:“哦。”

    “小楓,到時候你要不要去看看啊,沐凌,打扮成新娘的樣子可是很漂亮的哦!”Lillian故意講道。

    儀容雨接著講道:“那個男生很帥的哦!”

    邵楓無心的笑了一下:“哦!”心中有一種感覺就是:祁沐凌只能是屬于她的,除了她誰也不能碰的這種感覺。邵楓的心里心痛,可是在好友們的心里則是偷笑。

    夜晚,邵楓一個人坐在別墅的天臺上,躺在椅子上看著黑云遮蓋住的月光,悲傷還是悲傷。那顆心痛的心忽然的想到了下什么,形成了一些聲音在她的腦海里不斷的重復,還有一瞬之間都沒有的閃過的畫面。讓她的腦子越來越爆炸,疼痛的讓她抓緊了頭部,蜷縮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今天,邵楓還是一如既往的去酒吧喝酒,剛好今天Lillian把祁沐凌帶了出來,其實祁沐凌這幾天都沒有看見邵楓,是可以說:“老公,我好想你。”,可是因為邵楓對她冷淡的關系,她沒有說出來。

    在嘈雜的酒吧內,邵楓靠近祁沐凌問道:“老師,你要跟人結婚了嗎?”邵楓的心中有點不爽、

    祁沐凌笑笑回答道:“對啊,邵楓同學也跟興趣嗎?”

    邵楓聽到祁沐凌這么說很冷的瞥了一句:“我對你的事才不敢興趣,你愛怎么就怎樣。”邵楓又是這種無所謂的態度,惡蠻般得口吻,都差點讓人喘息不得。

    安斌凱和Lillian她們都有點意外,邵楓居然會這么的對祁沐凌說話,那就是要代表著計劃又失敗了嗎?

    邵楓話說完之后,很生氣的插著褲帶走出了酒吧里面,祁沐凌習慣性的跟著跑了出去,跑出了幾腳就被扭到了。腳的疼痛哪能比得上心痛呢?

    祁沐凌脫開了白色的高跟鞋,扶著柵欄大喊:“邵楓,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哽塞使眼淚流淚出來,那個掩蓋了已久的眼淚流了出來。

    這一瞬間,所有的畫面快速的在邵楓的腦海里浮現過,邵楓轉了過身,在陽光的斜射下,她是那么的帥氣。她雙手插著褲袋,對著祁沐凌講道:“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

    哪句對白是誰的遺憾

    相似的地點和時間

    假裝不見卻又會遇見

    我們之間那么巧合

    畫面卻已經走遠

    你就像煙火的美麗那么美麗

    輕劃過無人的天際

    曾經交換過的秘密

    緊緊埋藏在心底

    你就像煙火的神秘那么神秘

    風隨著你若即若離

    留下觸不到的可惜

    隕落下了我們的回憶

    你就像煙火的美麗那么美麗

    輕劃過無人的天際

    曾經交換過的秘密

    緊緊埋藏在心底

    你就像煙火的神秘那么神秘

    風隨著你若即若離

    留下觸不到的可惜

    隕落下了我們的回憶

    祁沐凌驚訝的視線一直停留在邵楓的身上,安斌凱他們追出來剛好看到了這一幕。這是對視,還是怎么樣呢?祁沐凌緩慢的眨著眼皮,看著邵楓,這句對白,好熟悉好熟悉。祁沐凌的心有點激動的不敢亂動自己的身體,怕這只是一場面,一場她不想醒的夢。

    邵楓的記憶就在此刻被打開了,一切的一切都很相似,邵楓疼痛了那么久的大腦終于回憶起來了。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红鹰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