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說->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章節列表 >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_ D51愛的戰爭?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  D51愛的戰爭?

    D51愛的戰爭?

    邵楓寫完草稿之后,就昏昏欲睡的把稿子給了祁沐凌之后,祁沐凌接過檢討書,邵楓就趴落在床上了。祁沐凌看著檢討書,然后深深的看了邵楓一眼,就開始瀏覽閱讀了。

    祁沐凌一邊看一邊覺得邵楓的文筆還不錯的,越看越覺得好看。看著寫滿深情的檢討書,看的連祁沐凌的眼眶都紅了,一句句一字字寫的都是那么的肺腑之言。看的連祁沐凌自己的心都在直冒的刺痛。終于看到了最后一張的最后一句,這句特別有誘惑,特別的吸引祁沐凌:“老婆,我們要個孩子吧!”

    祁沐凌心底里說不出是激動還是興奮,反正都有,高興地都想流眼淚。她連忙抱住正睡覺中的邵楓,對她講道:“老公,我愛你!”

    邵楓動了動身體,拍扶著祁沐凌的后背對她講道:“老婆,我也愛你,但是我想睡覺。”

    祁沐凌有點不好意思的埋在邵楓的懷中陪她一起睡覺,她有點自責了,真不應該罰她寫那么多,看看她都累成什么樣了,越看越心疼。

    外面的天晴朗的背后夾著烏云和煙雨,等她變天的時候就會變得不可收拾。

    邵楓已經打電話聯系美國的那邊的醫生了,所以他們將設備全拿過,邵楓和祁沐凌就可以做手術了,雖然做手術稍微的有些疼,但是祁沐凌想她應該是可以堅持的。邵楓則是無所謂,反正疼痛來說已經是平常心了。

    中午的時候,金龍幫那邊派人來了。祁沐凌的一臉茫然,邵楓也不知道他們來這里做什么,但也不好意思把人家拒在大門之外吧,最好為了尊重幾位老人,只好將他們迎進來了。看著他們一個個帶著郁悶的猥瑣的臉,邵楓有點擔心他們想過河拆橋。

    龍爺和其他幾位金龍幫的創始者一同坐到了沙發上,祁沐凌給他們倒茶喝,然后龍爺和幾位創始者有點沉悶。

    “你們來我家要做什么?”邵楓有點鄙視的問道。

    “金爺…金爺去世了。”龍爺有點難過的講道。

    “他死了關我什么事?”邵楓鄙視的眼神一點也不會收斂,也對金爺活了那么大的歲數,這叫早死早超生,龍爺他們應該高興,起碼邵楓是這么想的。

    “是不關你什么事,但是我們幫里規定了誰把青龍幫給滅了,等金爺死后,就必須要接替得金爺的位置。”龍爺沉這個臉,他知道邵楓很有可能不答應,家世那么好,還在乎什么呢?

    祁沐凌的臉開始有點下沉了,邵楓看了看祁沐凌,擔心的事還是要發生了。好吧,她故意隱瞞了金龍幫這一段,就是希望祁沐凌可以開恩一點。

    “哦,滅了青龍幫的人又不是我,林子啊,他可以的,還有很多人的幫助。我一個人怎么可能滅得了青龍幫?”邵楓一直看著祁沐凌漫不經心的講道,看向祁沐凌的眼神中,透漏出:“老婆,你原諒我吧!”

    “邵楓,今晚睡沙發。”祁沐凌的那個眼神就是這樣意思。

    龍爺頓了一下講道:“林子還不能夠勝任,他不夠自主,而且沒有領導兄弟的威嚴。”

    “哦。”邵楓淡淡的應了一聲,她很傷心很難過,因為今晚她要睡沙發,她欲哭無淚啊!!

    “那邵楓你答應嗎?”金爺問道,想知道邵楓是什么意思,其他三位創始人也很期待邵楓點頭。

    “我就一個小孩,怎么可能懂那些什么黑社會的事呢!”邵楓委婉的推辭道,見龍爺要講話了,邵楓就有講道:“相信我,林子一定可以的,只要你們幾位好好的培養他,他一定是一個很出色金龍幫幫主。”

    “這……”龍爺茫然講道:“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滅青龍幫的時候他也出了一份很大的力,所以林子可以上任。”邵楓語氣中有點不耐煩,有點恨龍爺的意思,害她要睡沙發。

    “可是……”龍爺很是猶豫,畢竟邵楓是金爺生前欽點的,這確實讓他有些為難了。其他三位創始人也跟著在那里討論起來,畢竟龍爺的話他們不得不聽啊!

    “別可是可是得了,我已經把林子當成兄弟了,如果以后他有難的話,我一定會及我所能幫助他的。”邵楓很不耐煩的講出這句話。

    “你說的話……”龍爺故意沒說完,就是要邵楓自己說出來。

    “我邵楓會對自己所說的話所負責。”邵楓很肯定的講道,可是對祁沐凌發了那么多次誓,承諾了那么多。那一次是實現過的。

    “還有別的事嗎?”邵楓講道:“沒別的事你們就回去吧。”明擺著想把人趕走嘛!

    龍爺和其他三位創始人站了起來,既然邵楓無意留他們,他們也不能一直坐在這吧,所以還是和邵楓和祁沐凌告別了。他們在心里都覺得邵楓是個傻子,這么好的一次做大佬的機會,居然不要,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啊!

    龍爺他們走了之后,邵楓就開始向祁沐凌低頭道歉,邵楓的心里別提有多后悔了。先前是不后悔去滅那個叫青龍幫的東西,可是一見到祁沐凌她就后悔了,后悔死了!

    “老婆,我錯了?”

    “你有錯嗎?”

    “恩!”

    “你那里做錯了?”

    “額……我錯了。”

    “既然知道自己錯了,那你應該知道怎么做了吧?”

    “不知道。”

    “要我告訴你嗎?”

    “不用。不要每次都這樣可以嗎?我去也是為中國人民好啊,對不對?”終于邵楓敢挺直身板看著祁沐凌了。

    “你還有理了啊?”

    “沒有。”邵楓的頭又低了下來。

    祁沐凌雙手抱胸的轉身上樓,上樓之前留下一句話:“再寫一份檢討書。我要留給我們未來的寶寶看看她爹地寫的檢討書是那么的有文采。”

    “老婆,別啊!”邵楓追了上去。要知道寫的檢討書全被寶寶看見了,那可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吶!

    幾天后,天氣很晴朗。就像邵楓舒適的心情一樣,因為今天她和祁沐凌要去醫院做手術了,不知道可不可以成功。祁沐凌很信神的燒香拜佛,而邵楓看到祁沐凌則是鄙視,還是她迷信。

    醫院內,一位美國專家檢查完邵楓和祁沐凌的身體都沒問題的時候,就可以開始做手術了。首先是將邵楓的卵子提取出來,然后通過機械改造成精子。然后將精子和祁沐凌體內的卵子結合。

    雖然做手術有點疼,但是祁沐凌為了baby,覺得忍一忍就過去了。

    幾個小時后,祁沐凌的手術完工,很成功的進行完手術。邵楓在手術房外等的心都開始跟著緊張起來了,那個握緊的拳頭都不知出了多少冷汗。

    祁沐凌轉移到豪華版的普通病房內,還在昏睡狀態,邵楓那時候真的怕手術發生什么意外了呢,但是看到祁沐凌好好地躺在那里,心里的那塊石頭終于可以落地了。

    邵楓等了好久,祁沐凌都沒有醒來,就坐在椅子上,趴著病床睡著了。因為這段時間忙的是夠她累的了。祁沐凌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

    祁沐凌感覺身體是有些疼痛,但是看見睡著了的邵楓她就抿著嘴巴,一笑而過。幾天后,祁沐凌終于可以出院了。邵楓做了幾樣補湯給祁沐凌喝,這味道好熟悉好溫暖啊!

    “身體有沒有什么不好的?比如說疼痛。”邵楓望著祁沐凌問道。

    祁沐凌搖搖頭講道:“老公,我幾經沒事了。真的。”

    “你確定嗎?要不要再去醫院檢查一次?”邵楓還真的有些擔心祁沐凌會出一些什么意外。

    “真的啦,沒事。”祁沐凌忍住想笑的面容,非常肯定的對邵楓講道。

    即使祁沐凌嘴上是這么說,心里是這么想的。可是邵楓的心里總是不安,做為老公的她,應該是選擇相信老婆才對。

    幾個星期后,祁沐凌的身體沒什么反應,而邵楓已經為高考沖刺了,十八歲的高考她會不會如祁沐凌所愿呢?經歷了這么多次的考試障礙,今天終于可以放下心來好好的考試了。

    高考快結束了,每一個高三班的同學,回頭想想都覺得自己的同學還不賴,有點依依不舍的感覺。特別是經常欺負弱小的同學,現在回頭想想總感覺是愧疚和抱歉,反而更舍不得他們了。每一個同學心里都有相同的感受,以前總希望高考可以快點到來,可是當高考真的來臨的時候,她們居然有點迷茫了,感覺一切的一切都不真實。

    高考結束后的幾天,邵楓和祁沐凌都是去游山玩水,然后去逛街,總之A市能去的景區她們都去了。可是今天剛出門的時候,祁沐凌接到了醫院的一個非常意外的電話,祁沐凌聽完后非常失望的哭了。

    “老婆,你怎么哭了?”邵楓拍扶著祁沐凌的后背。

    祁沐凌意識間,抱緊了邵楓,哽咽的哭道:“老公,…他們說手術雖然成功,但是精子卵子結合失敗了。”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是可以讓祁沐凌崩潰了的。好不容易等到邵楓同意去做手術,可是去做完之后卻失敗了,唉難道天意如此了!祁沐凌有點嘆息了。臉上流露出來的傷悲,讓邵楓看了也心疼啊。

    “不要哭了哦,失敗了就失敗了,我們下次再接著做好不好?”邵楓在這方面自然是表現的很樂觀的心態。其實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會有些失落感的。

    祁沐凌還是沒有停止哭泣,一直抱著邵楓在那里哭,邵楓只好靜靜的由著她哭了。慢慢的祁沐凌哭累了,就睡在了邵楓的懷中。邵楓感覺有點累,就把祁沐凌抱到沙發上。

    邵楓看著祁沐凌臃腫的眼睛,心里的心酸都在皺眉之間給透漏出來了。她最怕的就是看見祁沐凌哭了,她這么一哭,自己也想哭來著。她撫了撫祁沐凌的留海,好想讓她得到最好最好的幸福。

    損友們知道祁沐凌做手術失敗了,而且整個人整天都悶悶不樂的,就派Lillian和儀容雨找她出去散散心。其實這也是邵楓的注意,她想要把家里都布置得很浪漫的感覺,讓祁沐凌一回家就有一個surprise!

    海風是那么的平靜,海水是那么的藍,天空又是那么的白。但是這一切都讓祁沐凌無心欣賞,祁沐凌的沉悶,讓儀容雨看了都心疼。

    “沐凌,出來看看大海,心情會不會好些?”儀容雨問道。

    祁沐凌低下了頭,眼眶出現了圈紅。不想說話,心里很郁悶。

    “是不是小楓欺負你了?”Lillian開玩笑道:“如果她真的欺負你了,你跟我說啊,我幫你出氣。”

    祁沐凌搖搖頭,幾天悶著沒說話的她,終于說話了。

    “手術怎么可以失敗了呢?”祁沐凌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她渴望得到小孩,渴望得到一個屬于她和邵楓的小孩。她以為只要這樣,她們一家三口就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沐凌,不要這樣嘛,人生百變無奇。誰又知道下一個轉折點是在什么時候呢?”儀容雨勸道,希望祁沐凌可以樂觀一些。

    “對啊,沐凌,雖然手術失敗了,沒有小孩,但是有邵楓你還不知足嗎?”Lillian跟著問道,希望祁沐凌不要老是想著孩子那件事。

    “不是,有邵楓我很知足,但是…我很希望有一個屬于我和她的小孩。”祁沐凌很簡單很容易滿足。

    “沐凌,別著急嘛,這次失敗了再做下一次就好了啊。”Lillian對祁沐凌安慰她,既然祁沐凌能這么說,帶著她的心情已經正在慢慢的恢復過來了。

    “要是下一次也失敗了呢?”祁沐凌有些擔心的問道。

    “失敗總是有的,科學家不也是經歷了很多實驗才成功的嗎?那沐凌你為何不能呢?”Lillian對祁沐凌講道,希望她不要太擔心才好。

    儀容雨對祁沐凌笑笑道:“沐凌,加油哦。不要傷心了,你看這么好的風景,都被你著憂郁的臉給打破了,你說你該不該罰呢?”

    儀容雨的話把祁沐凌給弄笑了起來。

    “你看現在的你不是很好嗎?以前自信的祁沐凌可以把邵楓搞定,那這次就把自己搞定就ok了,不是嗎?”儀容雨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安慰者。

    祁沐凌聽著儀容雨這么說,覺得挺對的:“恩,我知道了。”然后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在大海邊上祁沐凌和Lillian還有儀容雨一直聊,聊到了黃昏。大海邊上的黃昏是最美的,讓人舒心,讓人愉快,讓人忘記暫時的憂傷……

    邵楓這邊把家里也布置的差不多了,今晚應該是很浪漫的才對,只屬于她和祁沐凌的燭光晚餐。Lillian打了個電話叫邵楓開車去接祁沐凌回來。邵楓掛機之后,就跑出了別墅去了,大海離邵楓家不遠,所以跑步就可以去了的,可是邵楓出門急,那個門沒有關好。

    邵楓跑了十幾分鐘之后,終于到了海邊那里去了。邵楓見到祁沐凌已經恢復精神了,一直對Lillian和儀容雨道謝,Lillian和儀容雨只是默默的對視淡笑,她們兩個也希望邵楓和祁沐凌可以百年好合。

    邵楓和祁沐凌看著Lillian和儀容雨遠走后,也手牽手的回家。黃昏下她們的背景被照耀的好美好美,就像一幅畫一樣,讓人看了都不禁會羨慕,覺得幸福。

    “老婆,等一下回家看到驚喜別這么激動的抱我哦。”邵楓露展笑容講道。

    “我才不會呢!”祁沐凌嘟起可愛的嘴巴講道。

    “呵呵,不會最好,別像上次過生日那樣,一見到驚喜就感動的哭濕了我的衣服。”邵楓回憶起那個畫面,真是極大的滿足啊。

    “那還不是你沒有事先告訴我,讓我沒有心理準備嘛。”祁沐凌有點生氣的講道。

    “即使告訴你,你也會哭,你信不信?”邵楓很堅定的講道。

    “為什么?我為什么要哭?”祁沐凌有點疑惑的問道。

    邵楓笑笑,放開了祁沐凌的手:“因為你是個愛哭鬼啦!”邵楓說完后已經跑出幾米外了。

    祁沐凌聽了之后,有點生氣的追上去:“邵楓,你站住,我哪里愛哭了?”

    “就有!哈哈哈!”

    ……

    別墅的門被打開了,那熟悉的人的身影,在夢里觸摸了多少次這里。她看見這里被布置的好浪漫,有點激動。臉上的微笑一直掛著,每走一步,腦海的回憶就在不斷地重現。這個屬于她和她的家,好溫馨好浪漫,還有燭光晚餐呢,難道她知道她要回來了嗎?她輕輕的撫摸著她和她睡過的沙發,還有一起吃過飯的餐桌,一切的一切都沒有改變,就都好像在昨天一樣,那么的熟悉。

    看著浪漫玫瑰布滿整個客廳,聞著的玫瑰花香蔓延整棟別墅。她心里的激動,波濤澎湃洶涌。看見她變成了她的渴望,這種渴望越來越急,但是看著周圍她的身影卻遲遲沒有出現。

    沙發和祁沐凌打玩跑進了房內:“老婆,我知錯了還不行嗎?”

    這人聽到沙發的聲音連忙轉身講道:“小楓,你回來了,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要回來,所以才…把這里布置得這么浪漫?”她的聲音在看見邵楓和祁沐凌這么恩愛的場面之后變得越來越低。

    邵楓和祁沐凌聽見了那人的聲音停止了打玩的動作,看著眼前的那人那張熟悉的面孔,邵楓心里的疼痛再次演現出來,感覺不知道是怎么樣的難受,祁沐凌的手被她抓的好痛好痛。

    “她?她是誰啊?”那人指著祁沐凌,不知所措的問道。

    邵楓不知該如何回答,她沒有看祁沐凌那個痛苦的表情,只是一直用一雙深情的眼神看著那人。

    那人有點自嘲的哽咽的講道:“看來我…看來是我想太多了。”那人說滿后就跑了出去,跑出門的那一剎那眼淚流了出來,除了心痛還是心痛。

    邵楓推下祁沐凌緊緊抓著的手,一直搖頭,希望她不要出去追她,祁沐凌知道那個人對邵楓很重要很重要,但是同樣邵楓對她也很重要很重要。

    邵楓還是不理會祁沐凌的痛苦,輕輕地說了三個字:“對不起。”祁沐凌愣了一下,抓在邵楓手臂上的手就被推了下來,手被推下來的那一瞬間祁沐凌眼中的絕望,再次出現。看著邵楓跑出去的場景,祁沐凌蹲在了地面上。除了以哭泣的方式來發泄她還能做什么呢?——門已被重重的關上了。

    這么快就走到了盡頭

    還以為彼此仍然擁有

    看著那熟悉的臉

    還有雙舍不得放開的手

    許多話還沒有說出口

    回頭看看來時的路

    雖然充滿坎坷

    我們也肩并肩的度過

    愛不是一封情書

    愛是無悔的付出

    愛不是相互約束

    愛是衷心的一生的祝福

    如果真有再見那天

    求求你不要淚流滿面

    你知道我會哭我會忍不住

    我會緊緊的把你抱住

    如果也有寂寞那天

    就一起想想我們從前

    不管再多天不管再多年

    回憶永遠是我給你最真的禮物

    “小然,你等等。”邵楓跑得很快,拉住曹依然的手臂。曹依然擦了擦眼淚,不管邵楓怎么拉她,她就怎么把邵楓給推開。

    “你放開我。”曹依然生氣的流著眼淚。

    邵楓把曹依然給抱住,對她講道:“對不起。”如果要說對不起的話,那應該是對祁沐凌說,就算是說一千句一萬句那也不夠,邵楓知道這次她又再次傷害了祁沐凌的心。她真的不想,可是看到曹依然難過她也更不想……

    曹依然哭著很生氣的講道:“我知道以前是我對不起你,可是你那么快就另尋新歡,邵楓我真的看錯你了。”曹依然的哭聲越來越大了。

    邵楓一直在說對不起,為什么同樣是一起度過三年,為什么感覺會是不一個樣的呢?

    邵楓和曹依然來到他們曾經相識的海邊,邵楓聽著曹依然這三年來思念的痛苦。當曹依然說到不后悔的時候就大喊了一聲:“什么不后悔的去死吧,我現在后悔死了。”

    邵楓一直沒有說什么話,在心里有點擔心祁沐凌了,至于曹依然說的她很多都沒有聽進腦子里,就聽見她大喊的那一句,“什么不后悔的去死吧,我現在后悔死了。”

    “小楓,你還會接受我嗎?”曹依然看著她問道,她的小楓又帥氣了好多啊!

    邵楓沉默了,不知該怎么回答。只是她現在的心好混亂好混亂,她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曹依然知道三年來她虧欠邵楓的太多太多了,傷害已經深深的在邵楓的心里成了一道疤了。

    “沒關系,那這次換我重新追求你好了。”曹依然掩蓋傷心的面容,努力的將微笑露出來,她知道邵楓的心里還是有她的,否則也不會因為她跑出來所以她也跟著她跑出來了。

    祁沐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發呆,兩腮的眼淚匯聚成一滴落在地面上,門鈴突然響了。祁沐凌擦了擦眼淚有點慌亂的站起身來去開門,以為是邵楓,可是開門的時候看見的是一個漂亮的中年婦女。穿著打扮都很有錢,一站在大街上絕對的99%的回頭率,即使不為樣貌也為她身上穿戴的東西。

    這位貴婦人什么也不問就跑進去亂叫:“楓楓寶貝,媽咪來了哦!”祁沐凌聽著挺肉麻的,這位貴婦人見她的楓楓寶貝沒有回她就問道:“保姆,我的楓楓寶貝去哪里了?”

    祁沐凌聽到這個還真有點驚訝,她那里像保姆了?紅紅的眼眶還好被劉海遮住,否則那該多丟人呢,祁沐凌應道:“不知道。”

    “連主人去哪都不知道,還怎么做保姆?”這位貴婦人有點生氣的責怪祁沐凌,哪有所有的保姆都知道主人的行蹤的?何況她不是。

    祁沐凌想解釋來著,可是解釋后,她又應該說她是邵楓的誰呢?是老師?還是老婆?還是朋友?祁沐凌忍著傷痛的表情問道:“楓楓寶貝是誰?”

    “就是我女兒邵楓啊,也難怪楓楓寶貝從不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家人。”邵楓的媽媽余萌講道。

    余萌的這句話對于祁沐凌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她在腦海里自言自語的講道:“對哦,她還真從來沒跟我說過她的家人呢,看來我還真是個外人…”祁沐凌開始有點嘲笑自己了。

    “哎,傻站著干嘛?還不給我倒杯咖啡?”余萌命令道,那祁沐凌當傭人使喚。

    祁沐凌回過神來去幫余萌泡咖啡。余萌還是挺欣賞祁沐凌的,長得這么漂亮來這做保姆,有點大材小用了,覺得祁沐凌應該去做明星更好。

    祁沐凌把咖啡捧到余萌面前,余萌接過咖啡,高雅的品嘗的起來。喝完咖啡后。叫祁沐凌又是做飯又是做菜的,弄得祁沐凌的肚子有點痛痛的,真不知道她媽是干嘛的,難道是來折磨人的嗎?

    “那個保姆,把菜切了,讓我親自幫楓楓寶貝做一頓大餐。”余萌還真遐想中,遐想的那個畫面還真挺溫馨的,畢竟有好多年沒見她的女兒了,就很想很想快點見到她。可是有時候這種遐想也會變成瞎想。

    祁沐凌把菜切了之后,余萌有對祁沐凌講道:“把海鮮洗了。”

    祁沐凌一一的應從,整一過程下來,祁沐凌已經是筋疲力盡了。余萌也很累,可是等她們坐好晚餐之后,邵楓卻遲遲不歸,祁沐凌知道邵楓今晚是不回來了,所以余萌就算等到明天早上也沒用。

    “那個保姆啊,這地板臟了你去拿地拖拖一拖。”余萌命令道,雖然語氣很溫柔,但是話音剛落口的時候邵楓已經走進來了。

    看著臟兮兮的祁沐凌,心疼的要命,直接罵她的媽媽,因為好多年沒見了,所以認不出來了:“你誰啊你,竟然敢膽大包天叫我老婆做事。”

    “楓楓寶貝,我是你媽咪哦!”余萌不知道祁沐凌是邵楓的老婆,況且明天過后,邵楓還成不承認都不知道呢。

    “……”邵楓仔細的看了一下眼前的中年貴婦人,還真有點想她媽:“哦,你還真是我媽。”邵楓對她媽說話的語氣有點平淡。

    “楓楓寶貝,讓媽咪好好的看看你。”余萌很激動很開心很溫柔的講道。

    “不用你看了。”邵楓把祁沐凌拉回了房間,有點生氣的罵道:“祁沐凌你個bt哦,明明不是保姆的還不講出來,想累死自己啊,你他媽的怎么就這么軟弱呢?你這樣叫我怎么放心放開你的手?祁沐凌你是笨蛋啊?”

    “對啊,我笨啊,我為什么要答應你啊,我為什么要愛上你?為什么?因為我笨,我傻,這樣可以了嗎?”祁沐凌終于把自己心中的怒氣都說了出來。

    都說該放手時就要放手

    我是真的不舍得你走

    是否上天注定我們的愛

    要來生再守侯

    牽著熟悉又陌生的手

    一直走到愛情的盡頭

    你一再的向我要自由

    你的借口已經灑滿我傷口

    諾言還有誰會去遵守

    難道承諾只是一時的沖動

    把愛變成宇宙全給你夠不夠

    還是應該放開雙手不挽留

    都說該放手時就要放手

    我是真的不舍得你走

    誰又偏偏想要奪去你曾

    給我的溫柔

    邵楓有點呆呆的,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么,她虧欠祁沐凌的太多太多,恐怕這是一輩子也償還不了的債。

    “你去洗澡吧。”邵楓說完后就走出了房間,她該怎么辦呢?兩個都是呆在自己身邊三年的女人,都是自己的最愛。放開誰,誰就會傷心。她不舍得讓誰傷心難過。

    今晚,邵楓和祁沐凌隔著一個墻壁,卻誰也睡不著,長夜難眠。也是單獨的冷靜冷靜是好的。

    邵楓的媽媽余萌有些不了解了,祁沐凌竟然是她女兒的老婆,那曹依然呢?她連忙打電話給邵楓的助理詢問情況,助理難得有個好覺睡,突然之間被人吵醒,心里有點憤怒。

    “誰啊,大半夜的不睡覺裝鬼嚇人。”助理很生氣的講道。

    “小助,是我,有意見嗎?”余萌沉這個臉講道。

    “沒…沒…”助理嚇了一身冷汗:“夫人有事啊?”

    “那個楓楓寶貝什么時候多出個老婆來了?”余萌盤問道。

    “哦…都快三年了。”助理講道:“本來她倆是師生來的,可是因為董事長的女朋友走了,因為董事長覺得好玩,那是又傷心難過,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和祁沐凌在一起了,但是后來她們倆就摩擦出感情來了。我覺得她們兩個在一起挺好的,很不錯,夫人你覺得呢?”助理的介紹還真簡潔。

    “好個頭啊。”余萌年齡差距觀念又跑出來了,要是祁沐凌也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生說不定她會拍手歡迎,可是祁沐凌可是一個老師哎,于是祁沐凌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全毀了。

    翌日早上,陽光明媚。祁沐凌很早就起身做早餐給余萌吃,可是余萌還是有些責怪:“都八點了,才把早餐做好啊。”這絕對是偏見。

    門鈴聲響了,祁沐凌打開門一看是一個活力四射的女生——曹依然。曹依然對祁沐凌笑笑,便走進了客廳里面,看見了余萌,感覺有點熟悉,然后仔細一看就認出來了:“媽咪,你回來了。”因為先前曹依然都是這么叫余萌的。

    余萌聽見了那個熟悉的女聲,一眼就認出了曹依然:“呀,然然寶貝你來了,媽咪都好久沒見到你了。”

    祁沐凌沒有看她們那個熱情的樣子,轉身上樓去了。她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她終于知道了,曹依然真的是一個很受人歡迎的女生,連叫長輩都叫得那么親密,她開始有點自卑了。

    “媽咪,以前是我不好,放開了小楓,但是這次我一定要把小楓追回來,媽咪,你可不可以幫幫我?”曹依然撒嬌的對余萌講道。

    余萌覺得,曹依比祁沐凌好一千倍一萬倍,而且她有年齡差距觀念,所以就答應曹依然聯手將祁沐凌趕走。曹依然也終于有了靠山。

    邵楓下到來的時候,余萌正好曹依然聊得很好呢。可是邵楓的狀態卻不佳啊!黑眼圈都出來了。

    曹依然見邵楓下來了就連忙的走到她身邊挽著她的手,親密曖昧無間的講道:“小楓,這么晚才起床,是不是又通宵玩游戲機了?”

    “沒有,只是睡不著而已。”邵楓很平淡的講道:“那個我先去吃早餐了,你們慢慢聊啊。”邵楓的早餐兩根香腸,一瓶牛奶。

    曹依然也跟著過去,看著邵楓那香腸盒牛奶,笑道:“原來邵楓的早餐還是這么的簡潔啊,我還以為你會變了呢。”其實她更希望邵楓的對她的感情不要變。

    祁沐凌約了好友張藝菲一起出去散散心,然后下來的時候,被余萌給堵住了:“你去哪里啊?”

    “我…我跟朋友出去玩。”祁沐凌僵硬的露出微笑對余萌講道。祁沐凌轉身的時候,余萌故作大聲的講道:“我們家楓楓寶貝真可憐,居然有一個比她大那么多歲老婆,唉,連我這做媽都有點傷心了。不過現在好了小然回來了,那我就放心了,要是她那個比她大很多歲的老婆可以自動消失,那么我也就更省心了。”

    祁沐凌聽得眼淚直流,腳步卻還在一步一步的走,這要是讓邵楓聽見了,那余萌就有的好看的了。

    “小楓,等你一我們出去玩好嗎?”曹依然微笑的問道。

    邵楓切割著香腸,講道:“可以啊!”

    曹依然見邵楓答應了,開心的像個小孩一樣。她好懷戀她和邵楓以前一起逛街的樣子啊,那時候一出車門總是引來行人羨慕嫉妒的目光。可是這真的能回到過去嗎?過去了的感情是否會重燃呢?曹依然是一個不容易認輸的人,要是沒有努力過的事,她就絕對不會放棄。

    那么祁沐凌呢?她是放棄,還是選擇迎戰呢?

    (這個改造卵子,是作者瞎寫的,與現實科學無關。)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老師,我要你做我老婆》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红鹰彩票安全吗